记第一次剪辑播客的一些心得

一知半解FM 是由我发起,并和小虎、友明一同打理的一档播客节目。

我们集结就定下了一人主理一期的规矩,主理人需要在所负责的这期节目中命题、起草大纲、主持录制,并在最后完成剪辑。第一期由小虎完成,第二期就轮到了我。分期主理的规矩也不知是基于什么原因提出的,但在完成第二期节目的全部流程后我真的十分享受这种全程操办一切的感觉,特别准备记录一些随感。

录音的相关剪辑工作其实但从工具是用来讲是非常枯燥的,macOS 中可以使用库乐队或者 Audition,如果从费用方面直接选择免费的库乐队就行。录音方面由于我们几个都每台有什么经验,就直接使用 Skype 录了一个音轨,这也给我的剪辑带来了很多麻烦。简单来说就是大家还是想录出很即兴很快节奏的节目来,所以中途会有一人讲话其他几个人打断的现象发生,如果效果好我会可以保留下来,但是效果不好的话就需要剪掉,最痛苦的是主讲人如果讲得内容刚好很有必要,这时候就要面临是否要把精彩内容剪掉或者保留这些多人混杂的部分,久而久之会给听众带来不好的感受。所以后续可能还是考虑没人在本地单独录一个音轨,这样比较利于后期剪出高质量的成片。另外一个就是即为参与者的收音设备了,在意识到这个问题的同时,我们三个也一同下单了外接话筒,希望后期节目的音质会有一个提高吧。

来说说具体的感受,剪辑工作除了一丝枯燥外,整体来说还是比较有趣的。剪完之后会几个想法:

  • 对整期节目更加有了解了。 比如每个人在这一期节目的表现如何,Ta 的整体发言风格是怎样的,在遇到那个问题的时候会有很多感触,在哪一次被打断和被开玩笑的时候是真的有点不开心了之类的;

  • 更加了解自己了。 我可以很明显的感知到,这一期我作为主持人明显能够感受到自己喜欢打断别人,喜欢在讲述着阐述一个故事的途中用一般聊天时候倾听者类似的「嗯」「嗯哼」「OK」来做回应。这些并不是说不好,但我感觉在播客这种形式下的确不是专业的做法。

    • 打断,这个问题可能和节目的节奏整体有关系,我们会在下次节目前根据节目的主题来协定节目节奏,争取做到不要有特别的长篇大论,甚至用对话的形式来帮助缓解冗长的内容。
    • 口癖,我在生活中一直扮演着一个良好的倾听者。在作为本期主持人的时候我错误的以为我也要做一个倾听者,但是整齐节目下来后我发现。同为主播的我,对于听众而言也是一个讲述者,这是这个身份在每个人发言时有一个侧重。也就是说,从客观角度而言,节目中的参与者都是本期节目的讲述者,观众才是真正的倾听者。在讲述者的发言时如果以另一个讲述者的身份给予「嗯」之类的反馈,会给真正的倾听者(也就是听众)带来不小的困扰。至于另一种类似于说很多「然后」的口癖,目前自己克服的还算好,但是我可能会表现成另一种的「啧」,这类问题我觉得还是要让自己在发言的时候尽可能的在脑中组织好逻辑和语言结构,来达到让自己对于接下来的发言更有自信。
  • 更加了解各位讲述者,之所以不用「主播」这个字眼是因为我们其实在后面还会邀请很多朋友来一起聊天,对于听众而言我们都是讲述者。虽然主播和请来的嘉宾都是我的朋友,但是我觉得相隔于网络我们还是有很多需要相互认知的方面。在剪辑的整个过程,会对每个人的发言内容、态度、节奏都有所了解,对于他们整体参与的程度和表达的内容可以更加深入的了解他们的性格。很幸运的是,我能从各位大发言中听到真证,这真的是莫大的荣幸。

  • 更加自信和开心,这也是我希望能够做播客的初衷吧。希望自己能够在输出内容的同时和大家交流,更客观的看待一些事务,更全面的了解这个世界,做真正自己想做的事情。

就像 abby 说的那样1,播客是一种特殊的载体,希望更多人和我一起感受它带给我们的温暖。


  1. 来自 abby 的朋友圈